当前位置 >> > 研究成果
 

论墨子民生思想(提要)

作者: 来源: 日期:2016/9/27 浏览量:
 

        在汗牛充栋的先秦子学典籍中处处闪烁着一个“民”字,然而真正立说为民,将思想感情毫无保留地灌注于民生者,唯有墨子。在民生问题上,就连被后世誉为仁民爱物的孔老夫子,也不能与墨子同日而语。孔子的志趣、思想偏重的是周礼,是政治,是以没落贵族为中心的人际关系,甚至如鲁迅先生所说,“不错,孔夫子曾经计划过出色的治国方法。但那都是为了治民众者,即权势者设想的方法。为民众本身的,却一点也没有。”鲁迅是批孔的,话虽不无偏激,但也一针见血。虽然民生与政治密切相关,但毕竟是内涵不同的两个概念。墨子平民出身,当然要替平民说话,其学说思想偏重的是民生。

        民生问题,是墨子立说之本;墨子民生观,在先秦子学中独树一帜。

        一、根深蒂固的“贱民”情结

        墨子出身“贱民”,且以“贱民”自称;墨子的学说主张,被人称为“役夫之道”。他一生从未脱离平民本色,深谙底层百姓生活之疾苦。所以毛泽东称赞说,“墨子是个劳动者,他不做官,他是比孔子高明的圣人。”

        他的“贱民”情结根深蒂固,终生不渝。

        二、行广无私的爱民情怀

        墨学思想的核心是“兼爱”,“兼爱”的实质是爱民。以“兼爱”为纲,墨子提出了十大思想主张,凝缩为一个关键词,就是“爱民”。其节葬、节丧、节用、非乐主张,旨在呼吁上层要还利于民,造福于民。其非命主张,旨在激励人民自强自立,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墨子尚贤、尚同,旨在奉劝为政者爱民富民,取信于民。他非攻止战,备御救守,旨在保民安民。他祭出上天、鬼神,苦衷在于佑民。

        墨子的学说主张,出发点是爱民,落脚点还是爱民。虽然,宣扬“爱”字的不乏其人,但唯有墨子,无愧于后世美誉:千古平民圣人!儒、墨、杨都讲“爱”,但孟子讲“仁爱”,是推己及人的差等之爱;杨朱讲“自爱”,是利己不损人的自我之爱。唯墨子“兼爱”,“实爱说中之极普遍极高尚者也”(梁启超语);孙中山称赞“墨子是中国第一平等博爱主义大家”。

        三、公义至上的平等诉求

        公平正义是衡量一个政权性质、一种制度优劣、一个社会治乱的基本标准之一,是千古民心所愿,历代仁人所求。墨子身处乱世,立足平民,苦民所苦,为民不平,力倡公义。他认为公义至上,上高于天。“天欲义恶不义”,“天下有义则生,无义则亡;有义则富,无义则贫;有义则治,无义则乱”(《天志上》),故“万事莫贵于义”(《贵义》)。

        那么,什么是义呢?墨子认为——

        义是爱民。义是利民。义是助民。什么是不义呢?待人不公正、爱人不平等为不义。与民争利、夺民之财为不义。以大攻小、恃强凌弱、发动战争为不义。

        在他的一系列学说主张中,都贯穿着一条红线,灌注着一种诉求,那就是平等。

        背周法夏,追求的是社会的平等,官民的平等。

        主“兼”非“别”,追求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

        非攻反战,主张国不分大小,和平相处。追求的是国家之间的平等。

        呼吁“官无常贵而民无终贱”,“虽在农与工肆之人,有能则举之”,追求的是国家用人体制的平等,人的发展机会的平等。

        主张节葬节用非乐,让财富回归全社会,回归劳动者,是在为百姓争取经济上的平等。

        非命尚力,是要唤醒和鼓励百姓,靠自己的努力改变贫贱的社会地位,争取社会地位的平等。

        推出“天志”、“明鬼”之说,是假借上天鬼神之力,威慑、恫吓那些践踏人间正义、制造社会不公的王公大人,以实现天下的平等。

        人人平等,天下大公,是墨子对民生的终极关怀。

        四、和谐安宁的民生愿景

        墨子生活的时代是一个社会极不和谐、民生极其艰难的时代。主要表现有:   

        1、官民相仇,以贵傲贱。

        2、贫富对立,以富侮贫。

        3、诸侯不义,以大攻小。

        4、人相亏害,世风败坏。

        5、政象紊乱,天怒人怨。

        为改善民生现状,实现社会和谐,墨子提出了自己的主张:政治上尚贤尚同。经济上强本节用。文化上非乐非命。

        至此,墨子描绘出一幅社会和谐、民生发展的美好愿景——人之有力相营,有道相教,有财相分……上之强听治,下之强从事……刑政治,万民和,国家富,财用足,百姓皆得饱暖衣食,便宁无忧。(《天志中》)

        在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中,忧国忧民的思想家们面对社会的激烈变革,要么怀恋周礼制下的明日黄花,倾心于对贵族政治的修补和人际关系的整合;要么直面民不聊生的社会现实,致力于解民倒悬的呼唤和人际关系的重建。虽然,也有 人自感于对社会乱象的无力和无奈,或“绝圣弃智”,冷眼旁观于理想化的“小国寡民”之中;或“贵生重己”,苟存于战火烽烟中的乱世一隅,等等。但就学说立场和旨归而言,“先秦学派,不出两流。其倾向于贵族化者曰‘儒’,其倾向于平民化者曰‘墨’。儒者偏重政治,墨者偏重民生。”

        民生是一个历史概念,不同时代不同社会制度下的民生诉求有不同的价值取向。墨子的民生观,在两千多年前的中国社会,无可置疑地是琳琅满目的先秦子学中的一个亮点,至今仍有宝贵的历史借鉴价值。但是,他的民生思想更多的是停留在社会现象层面的感性诉求,缺少系统性的理论内涵,更不可能有制度层面上的顶层设计。尤其他的“天志”、“明鬼”之论和言必称“圣王”的圣治思想,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和语境,都不能否认其迷信色彩和理论瑕疵。这是他历史的局限和学说的短板。对他的民生思想,可珍视而不可拔高,可借鉴而不必苛求。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鲁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4018307号-1
主办单位:中国墨子学会 滕州市鲁班研究会 电话:0632-5266701 地址:山东省滕州市塔寺街78号 E-mail:tzmzyj@163.com 技术支持:滕州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