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研究成果
 

“兼士”的品格——墨子教育思想评述

作者: 来源: 日期:2016/12/1 浏览量:
 

文章来源:《墨学研究》作者:王洪鹏   刘树勇   曾宪明

墨子(约公元前468年-前376年),姓墨名翟,他先是“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后来坚决反对儒家的爱有差等和厚葬久丧等主张,提出了自己的一整套政治伦理学说,提倡尚贤、尚同、兼爱、非攻、节用、节葬、尊天、明鬼、非乐、非命等主张,并且创立墨家学派。俞樾说:“近世西学中,光学、重学,或言皆出于墨子,然则其备梯、备突、备穴诸法,或即泰西机器之权舆乎。”1俞樾的观点未免偏激,但他认为墨家在科技史上做出过巨大的贡献,还是很有见识的。由于墨子在科学技术上所取得的重大的成就,被今人称为“科圣”。墨子还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带领他的弟子到鲁、宋、楚、齐等国进行“上说下教”,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为此,墨子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科技专家,特别是在军事技术上颇有建树,而且墨子还是继孔子之后广招门徒、大办教育并有卓越成就的“伟大教育家”。2

教育问题是人类社会在发展和进步过程中不可回避的问题,先秦诸子百家几乎都提出了自己的教育思想。当今我国正在实施“科教兴国”战略,教育问题也是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本文从墨子的教育思想出发,结合今天的现实,浅谈墨子的教育思想及对我们的启示。

墨子论教育的作用和目的

墨子认为,教育是实现社会理想的手段,因此他希望通过教育,把“农与工肆之人”培养成“兼士”,以实现他的“兼相爱,交相利”的理想。作为“兼士”,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即“厚乎德行,辩乎言谈,博乎道术”。而具备这种修养的“贤士”, 乃“国之珍, 而社稷之佐也”。墨家对德行的基本要求就是“兼爱”,即能够毫无区别地爱一切人;知识技能要求是为了使“兼士”有兴利除害的实际能力;思维论辩要求是为了“上说下教”,去向社会推行其“兼爱”主张。

墨子说:“吾闻为高士于天下者,必为其友之身,若其身;为其友之亲,若其亲。……是故退睹其友,饥则食之,寒则衣之,疾病侍养之,死丧埋葬之。兼士之言若此,行若此。”这就是说,“兼士”的行为是,看到饥饿的人就给他饭吃,看到寒冷的人就给他衣穿,看到有病的人就服侍他,使他得到疗养,看到死丧之人就埋葬他,并且“兼士”的言行完全一致。

墨子十分重视社会环境和教育的作用,阐述了环境和教育对人性形成的影响。他把人的本性比作“素丝”,“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所入者变,其色亦变;五入必而已则为五色矣。故染不可不慎。非独染丝然也,国亦有染。……非独国有染也,士亦有染”。这就是著名的“染丝说”。在墨子看来,先天的人性就像待染的“素丝”一样,有什么样的环境与教育,就能造就什么样的人。同时也表明,墨子认为人的先天本性无所谓善恶,而是自然的,其善恶之分是后天环境影响的结果。

就社会环境之于人的发展,墨子特别强调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大环境之于人的影响和作用,他说:“故时年岁善,则民仁且良;时年岁凶,则民吝且恶”。言外之意,人生于乱世与盛世,对一个人的思想观念、道德品质、心理品质、价值取向等各方面的影响是不同的。特别是社会的经济与文化,它对人的影响不只是生理方面的,更体现在精神与心理方面。墨子的这一思想较之泛泛而言环境的影响要深邃的多,所以对后人的影响也比较深远。如管子提出的:“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就是墨子对这一思想的继承和发展。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墨子在此强调了教育环境对人所起的重要作用,这一作用是潜移默化的、是不能忽视的。

墨子的社会政治理想是“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推行教育,主张通过“有力者,疾以助人,有财者,勉以分人,有道者,劝以教人”,建设一个民众平等、互助的“兼爱”社会。墨子还积极提倡“有道相教”,反对“隐匿良道,不以相教”。他还说:“天下匹夫徒步之士少知义,而教天下以义者,功亦多。”因此,可以通过教育使天下人“知义”,从而实现社会的完善。这就是教育的社会作用。可见,墨子的意思是“有力气的就迅速帮助别人,有财产的就努力去分给别人,懂事物规律的就提倡教诲别人。”墨子所培养的“兼士”除了出力帮助别人、分给别人财物,“兼士”还将教诲别人作为一项主要工作,可见教育在墨子学说中所占据的地位是很重要的!

墨子倡导的教育内容

墨子教育的内容非常广泛,具体可分为:德育、游说、外交、逻辑、政治、经济、伦理、法制、自然科学、农业、工业、商业、天文、地理、应用技术、军事工程、兵器、射箭、体育、军事训练等方面。墨学专家王裕安说:“墨子的教育——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综合教育加实践锻炼。墨子的综合教育体现在教育思想的全面性和教育内容的广泛性两个方面。墨子在教育方法上注重实践,他培养的学生能够学以致用,学成后直接从事拯救社会和普济民生的大业,成为时代的栋梁之才。墨子的多科教育和注重实践,实在是避传统教育之短,开素质教育之源的伟大创举。”3一言以蔽之,墨子的教育内容特别强调功利与实用,并且重视自然科学的教育,强调技术教育的价值。重实用、重功利的教育内容构成了墨家教育的最大特色,而墨子的贡献就在于它突破并发展了传统的“六艺”教育范畴,开创了自然科学教育和劳动技术教育的先河,这在中国教育史上都是有开拓性意义的。墨子的教育内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道德伦理教育与文史教育。以“兼爱”为核心的价值追求,墨子要求“兼士”必须奉行墨家最高的道德标准——义,其宗旨在于造福全社会。墨子的“兼爱”思想完全否定了宗法式的伦理关系, 把“爱”作为一种超越一切的社会规范,借此涵盖各种社会关系,这种新的伦理观念是墨子开出的整治社会混乱的良方,即做到“视人身若其身, 视人家若其家, 视人国若其国”。通过实行“兼爱”的教育方针,达到“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辱贫,贵不傲贱,诈不欺愚”的理想社会状态。墨子试图从社会个体因素中寻找到产生社会问题的根源,他希望以伦理道德的武器来消除社会矛盾,安定社会民生。毋庸讳言,墨子的“兼爱”学说富有强烈的空想色彩。但是,从整个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趋势看,这种“兼爱”思想却可以做为一种远大的发展目标。“兼爱”应当是当今人们处理个人与国家相互关系的理想准则。

《淮南子·要略》说:“墨子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因而墨子“通六艺之论”。由此可见,墨子并没有完全抛弃儒家的“六艺”教育,而是批判的继承,但墨子文史方面的教育内容又与儒家的“六艺”教育有差别。墨子将儒家的《诗》、《书》作为其教学内容的一部分;同时又针对儒家的教学内容,明确地提出节用、节葬、非乐等主张。对于非乐,墨子认为乐教浪费人力、财力,消磨意志,对社会没有好处,应该说,这是有些片面的。

2、自然科学教育。墨家非常重视自然科学知识的研究与教育,这在中国科学史和教育史上可谓独树一帜,墨家科学教育思想也成为中国教育史上一份珍贵的遗产。在中国先秦诸子百家的典籍中,《墨经》所包含的科学知识是最丰富的,梁启超称其可与当今所谓的科学精神相悬契。如在几何学方面,有关于圆、点、线、面、立体等概念的说明;在光学方面,有对于阴影、倒影、平面镜、凸面镜、凹面镜等成像的叙述;在力学方面,有对于杠杆、天平、秤、滑车、斜面等机械原理的解释。

另外,墨子在科学研究活动中引入了实验环节,通过实验的方式还能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所学的知识。“墨家是科学实验法创造者,也是把科学实验方法用于教学的先行者。”4胡适说:“墨家论知识,注重经验,注重推论。看墨辩中论光学和理学的诸条,可见墨家学者真能做许多实地试验。这是真正科学的精神,是墨学的贡献。”5 

比起目前的应试教育:只注重书本知识的灌输,不重视学生动手能力的培养,墨子在教育中注重实验的方法是值得我们仿效的,再也不能只是培养眼高手低、脱离实际、缺乏社会实践能力的高分低能的学生。特别是就目前的大学教育,专业分得过窄、过细,只重视专门人才,而不能培养通才,这对于科学技术创新,对于培养高素质的复合型人才是不利的。

3、逻辑学教育。墨家重视论辩能力的训练,以便更有效地进行游说,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和哲学见解。墨子认为,人的认识和言论是否正确,需要有衡量标准,即所谓的“言必立仪”, 因此“是非可明”。对此墨子提出了著名的“三表法”,即第一表:“有本之者”,立论要“上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即从历史的经验和知识为本;第二表:“有原之者”,立论要“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实”,即要依据民众的经验,以广见闻;第三表:“有用之者”,必须在社会实践中检验思想与言论的正确与否。“三表法”是通过考察历史知识、民众经验和社会实践来进行检验的方法,体现了实事求是的求知精神。

墨家通过对大量实际问题的论证,提炼出了各种思维的逻辑方法,同时又将这些逻辑方法应用于各种实际问题的分析、论证、推理。墨子自己擅长于“辩”, 并用“辩”来启发教育学生。墨子逻辑学内容全面、系统、深刻,至今仍具有供人们借鉴的价值,墨子不愧为中国古代教育史上开创系统逻辑学教育的第一人。

 4、劳动教育。墨子出身社会的下层,理解民众的需求,所以非常重视生产劳动,把农业生产看成天下兴亡的关键之所在。墨子的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思想表现为:首先,墨子看到了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是否从事生产。他说:“今人与此(禽兽、麋鹿、蜚鸟、贞虫) 异者也,赖其力者生,不赖其力者不生。”动物是依靠自身的肌体和周围自然界所提供的现成条件,求得生存。而人则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从事生产劳动,改变自然,创造财富,以求生存。其次,由于墨子的教育对象主要是“农与工肆之人”,所以,他教育弟子所从事的生产劳动主要是农业和各种手工业生产的技能和技巧。农业方面,他认为“女子废其纺织而修文采,故民寒;男子离其耕稼而修刻镂,故民饥”;手工业方面,他强调“天下群百工,轮车鞼匏,陶冶梓匠,使各从事其所能”。墨子不仅教育弟子从事农业及各种手工业生产技能和技巧的学习,而且他本人也直接从事生产劳动,且有高超的技艺。

马克思认为,人类“把自己和动物区别开来的第一个行动不在于他们有思想,而在于他们开始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6而这与墨子关于生产劳动的精辟论述何其相似。可以说,墨子的生产观已经初步具有了通过教育与生产劳动结合的方式来培养“兼士”教育目的的思想萌芽。

5、军事教育。墨子有很高的军事科学修养,教给其弟子很多军事知识,致使“墨子之门多勇士”。春秋战国,战争频仍,如果战争在即,“譬若机之将发也然”,就不能只是被动的等待弟子来问,才把军事知识传授给他们,而是积极主动的传授,这样才能为反击外部势力的侵略做好准备,才能实现其“非攻”的学说。

《墨子·公输般》记载:墨子为阻止楚国进攻宋国而与鲁班用模型演练攻防,鲁班先后设计了九种攻城武器,墨子也以九种防御武器相拒;鲁班用于攻城技术的演示穷尽,而墨子的防守技术还绰绰有余,由此可看出墨子的军事技艺很高超。《四库全书总目》评曰:“观其称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已持守圉之器在宋城上,是能传其术之征矣。”7在《墨子·备城门》中,还记载了墨子教诲弟子军事知识的内容,涉及面很广泛,包括城墙的建筑要求、兵力部署、器械装备设计等各个方面,可见,《备城门》“是中国古代讨论积极防御的经典之作”。8当今不少学者认为墨子的这些军事科技方面的论述足以和《孙子兵法》相媲美,有“墨子兵书”之谓。“墨子兵书”与《孙子兵法》相辅相成、交相辉映,成为我国先秦时期军事科技的“双子星座”。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墨子并不是“唯武器论”者,他十分重视对士兵的训练,把人的素质和能力而不是只把武器看作是决定战争胜败的唯一因素。

墨子对教学理论的研究

墨子根据自己的教育思想和教学实践,提出了很有特色的教学原则,主要有:

1、因材、因时施教,量力而行。墨子认为,要照顾学生的实际水平,对不同程度的学生,要分别组织教学。他说:“子深其深、浅其浅、益其益、尊其尊。”《墨子·公孟》记载:“有游于子墨子之门者,身体强良,思虑徇通,欲使随而学。子墨子曰,“姑学乎,吾将仕子”。其大意是,墨子对游学于门前的人说,你先学习吧,我将推荐你去做官。墨子是因其有从政之才,而进行因材施教的。

墨子说:“虾蟆蛙蝇,日夜而鸣,舌干檗,然而不听。今鹤鸡时夜而鸣,天下振动。多言何益?唯其言之时也”。墨子以鹤鸡在适当的时候鸣叫效果好,虾蟆蛙蝇,虽“日夜而鸣”却效果差。他的比喻是强调,教育必须因时制宜,因材施教,这才会取得良好的效果。

墨子认为,一个学生的精力是有限的, 很难同时进行多方面的学习, 故应量力而学。当有弟子向墨子请求学习射箭的时候,他说:“不可。夫知者必量其力所能至而从事焉。国士战且扶人,犹不可及也。今子非国士也,岂能成学又成射哉?”墨子的意思是,明智的人一定要衡量自己的能力,根据所能达到的程度而从事学习。在战场的战士,一面要进行战斗,一面要扶助别人,还不能兼顾呢;现在你们还不是战场上的战士,怎么能既学习业务,又要学好射箭呢?量力原则不但是对学生的提醒,同时也是对教师的要求。对教师而言,必须充分考虑学生的特点和个体差异,从而对学生进行既因材又量力的教育。

2、主动施教。墨子反对儒家关于“君子若钟,击之则鸣,弗击不鸣”和“叩之以大者则大鸣” 的被动施教的态度。他认为,教师应该积极进行“说教”,做到“不叩必鸣”。他还说:“今夫世乱,求美女者众,美女虽不出,人多求之;今求善者寡,不强说人,人莫知之也。……行说人者,其功善亦多。何故不行说人也?”由于墨子认为世上求真向善的人越来越少,墨子在主张“强说人”的同时,并且对教师提出了要求:“有道相教”,即凡有道德学问者,应不拘形式,随时随地教诲他人或彼此相教。可见,墨子非常重视教师的主导作用。

墨子的“遍从人而说之”,用现代的话可以说是对一定年龄的人群进行免费的义务教育,这种思想可以说开历史之先河。墨子的“强说人”的主张,对我们现在从事教育工作很有启发意义。由于中国人的个性特征偏于保守,在我们进行科普宣传、环保宣传、心理健康教育、思想政治教育等工作的时候,工作人员要有墨子这种“强说人”的主动精神。如果等到大家都处于“愤”、“悱”的状态再去启发他们,可能难以取得满意的教育效果。

3、言行一致,合其志功。墨子在教学中强调知行一致、志功统一,墨子认为,考察言行的效果,不仅要看主观的“志”,还要看结果的“功”。墨子说:“士虽有学,而行为本焉。”又说:“政者,口言之,身必行之。”墨子告诫他的弟子不可沽名钓誉,要身体力行。他说:“名不可简而成也,誉不可巧而立也,君子以身戴行者也。”墨子还要求弟子做到:“言必信,行必果,使言行之合,犹合符节也,无言而不行也。”墨子认为,凡是说话不守信用,心无诚意,在行动上必然不果断,即所谓的“言不信者,行不果。”

 4、意志锻炼。在教育过程中,墨子特别强调要珍惜光阴,加强意志锻炼。他说:“人之生乎地上之无几何也,譬之犹驷驰而过隙也。”墨子要求弟子珍惜光阴,勤于学业。他又说“志不强者智不达,言不信者行不果。”强调意志不仅是重要的道德品质,而且对知识才能有直接影响,没有在艰难困苦实践中磨炼出来的意志,就谈不上人的智能。墨子还告诫他的弟子说:“本不固者末必几,雄而不修者,其后必惰。”即使是一个意志比较强的人,也要不断加强锻炼。否则,他也会产生惰性,使意志衰退。

墨家的衣食住行都很简陋,墨家弟子“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这需要一种非常坚强的意志力与坚韧的毅力。墨子“裂足裹裳”、“行十日十夜”,以阻止楚国攻击宋国,就是这种毅力的真实写照。这些教育思想对于开发学生的非智力因素具有积极意义。孟子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与墨子的这一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

结语

墨子一生勤勤恳恳,突不得黔,传道设教,以锲而不舍的精神,倡而为学,门生弟子遍及天下。他的教育活动,大大促进了当时科学文化的发展,其教育思想,对后世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孟子就惊呼:“墨翟之言盈天下。”韩非也说:“世之显学,儒墨也”。可见墨子的教育效果非常明显,为当时社会培养了大批“摩顶放踵,利天下而为之”的具有崇高道德境界的兼士,表现出来巨大的改造人的力量。在实施素质教育的今天,墨子的教育思想对我们的教育改革仍然具有借鉴作用。尤其是墨子重视自然科学知识的传授和劳动技能的训练,对克服当前只重视书本知识而忽视实际技能的弊端有重大的启发意义。我们要对墨子教育思想进行认真研究,取长补短,吸收其合理的内核,古为今用,借鉴于教育改革的实践之中。

参考文献:

1、孙饴让撰、孙启治点校,《墨子间诂》,中华书局,2001,俞樾序,第20页。

2、曾繁仁,《千古“绝学”的伟大复兴—墨学研究的百年回顾与前瞻》,《文史哲》,1999年第6期。

3、李广星,《墨学与当代教育》,中国书店出版社,1997,第122页。

4、张瑞瑞,《中国教育史研究·先秦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第146页。

5、胡适,《胡适学术文集》,中华书局,1991,第262页。

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人民出版社,1972,第67页。

7、杨卫星,赵洪尚,《墨子讲授教学法评析》,《齐鲁学刊》,2000年第5期,第51页。

8、陈雪良,《墨子答客问》,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第109页。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鲁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4018307号-1
主办单位:中国墨子学会 滕州市鲁班研究会 电话:0632-5266701 地址:山东省滕州市塔寺街78号 E-mail:tzmzyj@163.com 技术支持:滕州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