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研究成果
 

墨子经济思想考释

作者: 来源: 日期:2016/12/16 浏览量:
 

文章来源:《墨子研究论丛(十一)》作者:李洪波     周  静

墨子,名翟,鲁国人,是我国春秋战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墨家学派的创始人。墨子的生平年代历史上记载甚少,学术界不少学者也都进行了不同的推断,但是却结果各异,故而成为聚讼未决之案。关于其家世身份,墨子自称“上无君上之事,下无耕农之难”,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其既不是上层统治者,也不是下层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者,而是属于社会下层的一个“士”阶层。但据史书记载,墨子经常与小生产者交往,或者直接参加生产实践,必然更加贴近于下层民众的生活,因而深知他们的生活境况和疾苦,所以墨的子思想主要是社会一般阶层利益和愿望的反映。

墨子的全部思想集中体现在《墨子》一书中,此书内容广泛,涉及到哲学、政治、逻辑、经济等内容。墨子学说在诸子百家中曾显盛一时,有“孔墨显学”之称。韩非子曾言“世之显学,儒、墨也”,中唐儒学大师韩愈亦曾孔墨并称:“孔子必用墨子,墨子必用孔子。不相用,不足为孔墨。”又称:“其言道德仁义者,不入于杨,则入于墨。”《吕氏春秋当染》里载:孔墨“从属弥众,弟子弥丰,充满天下”,由此亦可知墨学之繁盛。虽然秦汉以后墨家学派逐渐衰微,但是其思想却源远流长,影响甚广,本文则主要针对墨子的经济思想加以分析和考释。

一 墨子经济思想的主要内容考释

墨子的思想在先秦诸子百家中有独到之处,一度成为时代显学,尤其是其丰富的经济思想,确有光彩夺目之处,至今仍具有普遍的现实意义,闪耀着灿烂的光辉。《墨子》十论中,就有三论主要论述经济思想。荀子曾说“墨术诚行,则天下尚俭而弥贫”,此说一方面表现了荀墨观点之不同,另一方面则说明节约尚俭是墨子学说的重要思想。笔者对《墨子》中相关墨子的经济思想之文加以梳理和分析,以使其经济思想更为清晰的得以展现。原文以新编诸子集成版本孙诒让撰《墨子闲诂》,中华书局2001发行为底本。

1、先尽民力无用之功,赏赐无能之人,民力尽于无用,财宝虚于待客,三患也。(卷一 七患第五 p24)

按:墨子认为国家有七种祸患,而“财宝虚于待客”即竭尽国库的财宝去招待客人,即是其所认为的三患之一,其言外之意则在于国家应该留有储备,应该用之有度,表现了墨子的经济储备意识。

2、故食不可不务也,地不可不力也,用不可不节也。五谷尽收,则五味尽御于主,不尽收,则不尽御。(卷一 七患第五p25)

按:此句之意为粮食不能不加紧生产,土地不能不尽力耕种,财用不可不节约使用。首次提出了节用的思想主张,此文同时反映了墨子经济思想中并非一味的主张节俭,而同时认识到了生产的重要性,即要以发展生产来保证消费。

3、为者疾,食者众,则岁无丰。故曰:“财不足则反之时,食不足则反之用。”故先民以时生财,固本而用财,则财足。(卷一 七患第五p28)

按:“反”,意为反省。墨子指出财货不足的时候就检查是否违背了农时,粮食不足的时候就检查是否违背了节用,提出了“节用”的消费观点。同时提出了“以时生财,固本而用财,则财足”的经济发展观点,其意为人们要按照农时耕种生产财富,巩固农业基础合理使用财物,财货就丰足,表现了墨子对农业生产的重视。这两种经济观点,是墨子经济思想的精髓,至今仍具有重要的指导和借鉴意义。

4、故虽上世之圣王,岂能使五谷常收,而旱水不至哉?然而五冻饿之民者,何也?其力时急,而自养俭也。故《夏书》曰:“禹七年水”,《殷书》曰:“汤五年旱”,此其离凶饿甚矣,然而民不冻饿者,何也?其生财密,其用之节也。(卷一 七患第五p28)

按:“其力时急而自养俭”,意为他们注重生产,抓紧农时,而自己的费用又很节俭。“其生财密,其用之节也”,意为他们生产的财富多,而用度节省。此文墨子引《夏书》《殷书》之例,重点在于阐释节俭的重要性,而提出了“力时急而自养俭”、“生财密,用之节”的重要经济观点,把积极生产和节约尚俭相结合,既有对生产的注重,也有对节俭、节用的强调,同样也表现了墨子经济思想中的经济储备意识。

5、为宫室之法,曰“室高足以辟润湿,边足以圉风寒,上足以待雪霜雨露,宫墙之高,足以别男女之礼。”谨此则止,凡费财劳力,不加利者,不为也。……君实欲天下之治而恶其乱也,当为宫室不可不节。(卷一 辞过第六 p30-31)

按:墨子此文从高、边、上等方面对建造宫室提出了要求,墨子之意为宫室只要能体现其最原始的作用即可,即只要能祛湿潮、遮风雨、别男女,如此即可。他反对费财劳力而又不加利的行为,指出国君如果想天下得到治理,那么建造宫室就不能不节俭。

6、为衣服之法:“冬则练帛之中,足以为轻且煖;夏则絺綌之中,足以为轻且凊。”谨此则止。故圣人之为衣服,适身体、和肌肤,而足矣。……故民衣食之财,家足以待旱水凶饥者,何也?得其所以自养之情,而不感于外也。是以其民俭而易治,其君用财节而易赡也。……君实欲天下之治而恶其乱,当为衣服不可不节。(卷一 辞过第六p33-34)

按:墨子此文认为衣服只要“适身体,和肌肤”则可止。墨子认为穿衣不要过分追求奢华,否则人就容易远离朴素的本质和穿衣的根本目的了。他反对暴夺民食之财而为锦绣文采靡曼之衣,也指出了国君要想治理天下不乱,做衣服的时候就不得不节约。

7、其为食也,足以增气充虚、强体适腹而已矣。故其用财节,其自养俭,民富国治。……君实欲天下治而恶其乱,当为食饮不可不节。(卷一 辞过第六p35-36)

按:墨子认为制作饮食,只要能增补气血,强身饱肚则可。正因为古代圣人用财节省,自我保养俭朴,所以人民才能生活富足,国家安定。所以墨子指出国君在制作饮食的时候,不得不节俭。

“用财节、自养俭”则民富国强,这是墨子在两千多年前的思想认识,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在倡导践行,我们不能不感叹墨子思想穿越时空的卓越。

8、古之民未知为舟车时,重任不移,远道不至,故圣王作为舟车,以便民之事。其为舟车也,全固轻利,可以任重致远。其为用财少,而为利多,是以民乐而利之。……君实欲天下之治而恶其乱,当为舟车不可不节。(卷一 辞过第六p36-37)

按:此文墨子对舟车制作提出也要“用财少”而“为利多”,这样百姓才能乐而利之,他反对厚敛于百姓来“饰车以文采,饰舟以刻镂”。

9、凡此五者,圣人之所以俭节也,小人之所以淫佚也。俭节则昌,淫佚则亡,此五者不可不节。(卷一 辞过第六p38)

按:墨子此处再次指出尚俭的重要性,把节用视为关乎国家存亡的大事,提出“俭节则昌,淫佚则亡”的理念。墨子此说至今仍具有警示意义,如警钟敲醒沉迷之人,我们不得不感叹墨子思想的深刻及优越,同时也于当下所提倡的建设节约型社会相契合。

10、圣人为政一国,一国可倍也;大之为政天下,天下可倍也。其倍之,非外取地也,因其国家去其无用之费,足以倍之。圣王为政,其发令兴事、使民用财也,无不加用而为者,是故用财不费,民徳不劳,其兴利多矣。(卷六 节用上第二十 p159)

按:墨子认为圣人因为省去无用之费,故财富就成倍增加;圣人根据需要才使用财富,不浪费不必要的财物,因此才能民不劳而兴利多。墨子强调为政要“去其无用之费”,对于我们现在建设节约型政府无疑有重大的借鉴意义。

11、圣人为政特无此,不圣人为政,其所以众人之道亦数术而起与?故墨子曰:去无用之费,圣王之道,天下之大利也。(卷六 节用上第二十 p163)

按:墨子再次提出“去无用之费”的观点,他认为只有如此,才是圣王施政之道,天下才能大利。

12、是故圣王制为节用之法,曰:“凡天下群百工,轮、车、鞼、匏、陶、冶、梓、匠,使各从事其所能。”曰:“凡足以奉给民用,则止。”诸加费不加于民利者,圣王弗为。(卷六 节用中第二十一 p163-164)

按:墨子此文之意为天下百工,各负其责,各从其能,只要能供给民用,则可止。墨子要求生产不要过剩,不要过多消耗自然资源,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13、古者圣王制为饮食之法,曰:“足以冲虚继气,强股肱,耳目聪明,则止。不极五味之调、芬香之和,不至远国珍怪异物。”(卷六 节用中第二十一 p164)

按:墨子认为在饮食上能充饥补气,强壮身体,使人耳聪目明,就可以了。要求人们不要一味追求稀罕之物,不要花费不必要的时间去猎奇。

14、古者圣王制为衣服之法,曰:“冬服绀緅之衣,轻且暖;夏服絺綌之衣轻且清,则止。”诸加费不加于民利者,圣王弗为。(卷六 节用中第二十一 p166)

按:墨子在对待穿衣方面同样持节俭态度,反对加费而不加民利的行为。

15、车为服重致远,乘之则安,引之则利,安以不伤人,利以速至,此车之利也。古者圣王为大川广谷之不可济,于是利为舟楫,足以将至则止。虽上者三公诸侯至,舟楫不易,津人不饰,此舟之利。”(卷六 节用中第二十一 p166-167)

按:“利为舟楫”之“利”意不通,当为“制”之误。墨子之意为乘车船只要安全和方便就可以了,乘车船目的是为了交通的便利,而不是要奢侈的装饰。而当今社会,对于出行工具的理解俨然脱离了其最初的意义,名车、豪车成为一些人可以炫耀自己的方式。

16、古者圣王制为节葬之法,曰:“衣三领,足以朽肉,棺三寸,足以朽骸,堀穴深不通于泉,流不发泄,则止。”(卷六 节用中第二十一 p167-168)

按:关于丧葬方面墨子反对“棺椁必重、埋葬必厚、衣衾必多、文绣必繁、丘陇必巨”的不必要的浪费。然而反观我们如今社会,已经与墨子节葬之法相去甚远了,丧葬之费在近些年已到了让人们不可理解的程度,花几万甚至是百万之丧并不鲜见,这固然是一种财富的浪费。因而,墨子节葬思想有必要我们去重新标榜和宣扬。

17、然则为宫室之法将奈何哉?子墨子言曰:其旁可以圉风寒,上可以圉雪霜雨露,其中蠲洁,可以祭祀,宫墙足以为男女之别,则止。诸加费不加民利者,圣王弗为。(卷六 节用中第二十一 p168)

按:此文是墨子对宫室之法的描述,与《辞过》篇内容颇为相同,其意为宫室只要可以遮蔽雪霜雨露,抵挡风寒,分开男女而居就足够了,仍是坚持节用不加费的观点。

18、财以成者,扶而埋之,后得生者而久禁之,以此求富,此譬犹禁耕而求获也,富之说无可得焉。是故求以富家而既已不可矣。(卷六 节葬下第二十五 p175-176)

按:“扶”,当为“挾”之误。王引之云:“‘扶’字义不通,‘扶’当为‘挾’,谓挾已成之财而埋之也。隶书‘挾’字或作‘挟’,与‘扶’相似而误。”王说当是。

此文之意为已经获得财产作为陪葬而埋在地下,死者的亲属虽得生而禁其从事。墨子此处指出用厚葬久丧的方法使国民富裕的主张是不可能行得通的。

19、欲以治刑政,意者可乎?其说又不可矣。今唯无以厚葬久丧者为政,国家必贫,人民必寡,刑政必乱。(卷六 节葬下第二十五 p177-178)

按:墨子认为现在若以主张厚葬久丧的人为政,那么国家必然贫困,人口必然减少,刑罚政令必然混乱。

20、今唯无以厚葬久丧者为政,国家必贫,人民必寡,刑政必乱。苟若贫,是无以为积委也;苟若寡,是城郭沟渠者寡也;苟若乱,是出战不克,入守不固。此求禁止大国之攻小国也,而既已不可矣。(卷六 节葬下第二十五 p179)

按:墨子此文仍是指出若是厚葬久丧者执政,必然会带来国家的贫苦和人口的减少,如此则会“出战不克,入守不固”,强调了不节藏必然会耗虚府库之财,必然会给国家带来一系列的危害。

21、今王公大人之为埋葬,则异于此。……此为辍民之事,靡民之财,不可胜计也,其为毋用若此矣。(卷六 节葬下第二十五 p185-186)

按:墨子之意在于王公大人之丧葬有违先王之道,如此则荒废了百姓的事业,浪费了人民不可胜数的财富,实属无用之做法。

22、是故求以富国家,甚得贫焉;欲以众人民,甚得寡焉;欲以治刑政,甚得乱焉。求以禁止大国之攻小国也,而既已不可矣;欲以干上帝鬼神之福,又得祸焉。……若以此观,则厚葬久丧其非圣王之道也。(卷六 节葬下第二十五 p187)

按:墨子此文综述了厚葬久丧之危害,而总结为“厚葬久丧非圣王之道”,借圣王之名表现了墨子对厚葬久丧的反对。

23、子墨子曰:“凡入国,必择务而从事焉。国家昏乱,则语之尚贤、尚同;国家贫,则语之节用、节葬;国家憙音湛湎,则语之非乐、非命;国家淫僻无礼,则语之尊天、事鬼;国家务夺侵凌,则语之兼爱、非攻,故曰择务而从事焉。”(卷十三 鲁问第四十九 p475-476)

按:“国家贫,则语之节用、节葬”,墨子之意为不节用、不节葬将会使国家贫穷,他认为节用就是珍惜国家财富,保护民众资财。笔者认为墨子次说诚然,不管对于国家还是个人,不节俭就会带来浪费,就会消费掉不必要的财富,日久的奢靡浪费必然会带来贫穷。

综上,墨子的经济思想主要是在《七患》、《辞过》、《节用》《节葬》等篇中进行表述,其节俭节用的思想贯穿始终,彰然显赫。司马迁在《太史公自序》中即载“要曰强本节用,则人给家足之道也。此墨子之所长,虽百家弗能废也。”

墨子从节用之法、饮食之法、衣服之法、兵器舟车之法、节藏之法、宫室之法等方面,提出了消费应把握的合理分寸,并与其时代之奢靡进行了比对,结合墨子时代的生产力水平,其所提出的这些具体要求是合理的。墨子认为,人类所有的消费只要能满足最为基本的自然需求就可以了,要杜绝一切没有实用的浪费,墨子的实用主义蕴含了积极的可持续发展、维护生态和保护自然的思想。

同时,我们可以认识到墨子所言之节用,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下去,是为了促进生产,而并非一味的强调节省费用,墨子也认为消费水平会随着生产的发展而提高,“饮食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这并不违反节俭的美德。他主张以发展生产来保证消费和提高消费水平,其所提出的节用是针对过度消耗社会物质财富的贵族生活方式而言。正如梁启超先生在《墨子学案》中所言,墨子是以“节用”做骨子,“节葬”不过“节用”一端,“非乐”也从“节用”演绎出来,因而墨子的节用消费观和强力生产观共同建构了其经济思想的坚实基础。

二 墨子经济思想对当今社会的启示

墨子几千年之前所提倡的节用思想,穿越时空,已经成为中华历史文化的优秀传统,至今仍更古弥新之处,给我们许多启发和思考,对于国家发展和经济建设,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借鉴作用和现实意义。

1、提倡节约有利于提高人们思想道德品质和修养。

节约尚俭已经成为中华之古训和美德,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正所谓“俭以养德”、“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节俭的生活习惯容易使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逐渐养成谦虚诚信的良好道德品质,而奢侈浪费则会让人们的欲望越发放纵。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当有限的物质无法满足人的欲望的时候,社会矛盾就会突出,就会产生欺诈、盗窃、贪污受贿等违法犯罪行为。

如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我们党执政的更高价值追求,这就对党政领导干部提出了新的时代要求,要求提高各级领导干部的思想道德素质。目前国家已经在大力度的惩治腐败,据报道全国至今已有几十位高官下马,这正应墨子所言“俭节则倡,淫佚则亡”,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刻反思。

2、提倡合理适度消费,是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墨子提倡“合理消费”,是一种可持续的消费方式,坚持量入为出、适度消费,也是一种健康的消费模式。消费必然能拉动生产,能推动社会的发展,但是一味的过度消费,无疑带来了一系列的负面作用,对资源环境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特别是对一些不可再生资源的过度开发,更是给我们的地球带来了极大的伤害,这些势必终会阻碍经济的发展。因而,我们不管在任何时候必须要遵循适度消费的原则,珍惜和保护自然资源,如此,家国才能有更大的发展。

同时,现代社会中我们要将经济、社会、人口、资源等作为一个完整的整体去发展,要处理好经济发展与人口、社会、资源等相互之间的关系,这是落实科学发展观和建设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从而促进经济文化的和谐发展和进步。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鲁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4018307号-1
主办单位:中国墨子学会 滕州市鲁班研究会 电话:0632-5266701 地址:山东省滕州市塔寺街78号 E-mail:tzmzyj@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