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研究成果
 

新时代,新墨学

作者: 来源: 日期:2016/12/22 浏览量:
 

文章来源:《墨子研究论丛(十一)》作者:杨文

一、时代催生新墨学

新墨学是标志墨学发展新阶段的范畴。墨学在战国时期创立,到秦汉至清代中绝。清中叶毕沅(1730-1797)领军墨子元典整理,到孙诒让(1148-1908)集大成,是旧墨学的终结。以孙诒让《致梁卓如论墨子书》为过渡,到梁启超(1873-1924)的墨学研究,标志新墨学的雏形和开端。

梁启超是20世纪初中国文化新星,以新颖理论引领读者。梁启超1901年《自励》诗说:“更研哲理牖新知。”“著论求为百世师。”梁实秋评价说,那时候的青年学生,对梁启超之所以怀着无限的景仰,“实是因为他的学术文章确有启迪领导的作用”。①

梁启超字卓如,号任公,别号饮冰室主人、中国之新民,广东新会人。1898年梁启超和康有为一起领导戊戍变法,是维新运动领袖,人称康梁。1898年9月戊戌变法失败,梁启超流亡日本,学外文和现代科学,介绍西方学说,促使墨学在20世纪新生。1920冬在清华讲国学史,课余整理《墨经校释》,两年内出版《墨经校释》和《墨子学案》。《墨经校释·自序》称:“启超幼而好墨,20年来于兹《经》有所校释。”

梁启超钟情墨学。1890年梁启超就读康有为万木草堂,自称“好墨子,诵说其‘兼爱’、‘非攻’诸论”。1896年在《西学书目表后序》论“读子”说:“当知墨子之学当复兴”。1897年孙诒让《与梁卓如论墨子书》称梁启超“夙服膺墨学”。

梁启超1922年《评胡适之中国哲学史大纲》呼应胡适:“我和胡先生都是极崇拜墨子的人。”梁启超《墨子学案》说:“既从知识范围内立论,我自然是左袒墨子。”1922年《先秦政治思想史》说墨家思想“俊伟而深挚”。

1924年梁启超写《亡友夏穗卿先生》说:“我是心醉墨学的人,所以自己号称‘任公’,又自命为‘兼士’。”梁启超说夏曾佑挖苦他是“墨学狂”。“兼士”即信奉和实行墨子兼爱学说的人。方授楚《墨学源流》说,梁启超“自号任公,乃取墨义”。②“任”,即任侠,侠义精神,源出墨家。《墨经》有对“任”(任侠)概念的定义。《经上》说:“任,士损己而益所为也。”《经说上》解释说:“任:为身之所恶,以成人之所急。”有任侠精神的人,能经受自身本来所不愿意经受的痛苦,以成功救助别人的急难。毕沅《墨子注》说:“任,谓任侠。”“任”意为“保护”。《说文》:“任,保也。”引申为以抑强扶弱为己任的侠义精神和行为。《辞海》对“侠”的解释是:“扶弱抑强、见义勇为的人。”

梁启超既有国学根底,又有西方现代科学素养,是20世纪新时代的新型知识分子,能够用现代方法和语言从事《墨子》元典整理和义理研究。梁启超在20世纪头二十余年,不负孙诒让热切盼望,率先拓荒性地从事新墨学研究的“旷代盛业”。梁启超新墨学研究的主要成果是《墨学微》、《墨子学案》和《墨经校释》。

严灵峰《墨子集成自序》说,“清末新会梁启超,所著《墨学微》一书”,“为墨学研究创历史之新页”。严灵峰《墨子简编》说,梁启超墨学研究,“创新天地,开新境界”,“真是昭代异人”,正确说明梁启超创建新墨学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梁启超对自己研究成果的价值,有清醒估计,表现严肃学者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1920年梁启超《墨经校释·自序》说:“故知学问之业,非一人一时代所能就,在善继而已。”“兹所校释,倘能什得四五,以待来哲之绳墨,则为荣多矣。”梁启超1921年4月就《墨经》研究《复胡适之书》说:“学问之道,愈研究则愈自感其不足。”

梁启超《墨子学案·自序》说:“学问之道,进化靡有止诣。欲以一人一时之精力智慧完成一种学问,万无是处。然则无论若何矜慎刻苦,其所得者亦必仅一部分而止;而疏漏误谬,仍终不得免。人人各自贡其所得之一部分,以唤起社会研究之兴味;其疏漏误谬,则自必有人焉补苴而匡正之;斯学术之所以见其进未见其止也。”

梁启超1927年《墨经通解·序》论《墨经》校释说:“故前贤与时彦,用力虽劬,而得失功罪,正尔均半。”对自著《墨经校释》,“每一复阅,觉武断凿解宜自挝责者已不下十数事。”

梁启超《志未酬》诗说:“志未酬,志未酬,问君之志几时酬?志亦无尽量,酬亦无尽时!世界进步靡有止期,吾之希望亦靡有止期。众生苦恼不断如乱丝,吾之悲悯亦不断如乱丝。登高山复有高山,出瀛海更有瀛海。任龙腾虎跃以度此百年兮,所成就其能几许?虽成少许,不敢自轻。不有少许兮,少许奚自生?但望前途之宏廓而寥远兮,其孰能无感于余情?吁嗟乎男儿志兮天下事,但有进兮不有止。言志已酬便无志!”梁启超诗意,恰切适用于他对自身新墨学研究的评价,恰可形容新墨学研究世代相承,递相演进的道路、机制和规律。

二、新墨学的元性质

美国科学哲学家库恩(Kuhn,1922-1996)提出科学革命结构论,认为科学革命的实质是研究范式转换的过程。研究范式转换导致科学理论和方法的变革,标志科学发展的不同阶段。研究范式有公认性、纲领性和可持续性,是科学共同体团结一致,协同探索的纽带,研究开拓的平台,预示发展的方向。

借鉴库恩科学革命范式转换论的观点和方法,分析墨学研究历程,可知在清代以前的古代和在20世纪以后的近现代,呈现两种本质不同的研究范式。前5世纪墨学产生,到20世纪初孙诒让《墨子间诂》刊行,共2400年的墨学研究,归入旧墨学范畴。20世纪初近现代以来,由梁启超领军的墨学研究,呈现崭新范式,用现代语言和科学方法,古今中外融会贯通,在继续提高《墨子》文献整理水平的基础上,阐发墨学深层义理。此后墨学研究,归入新墨学范畴。

在新墨学中,有一部分属于研究方法论的建构,揭示新墨学的元性质,具有新墨学灵魂和统率的功能,称元墨学。所谓元性质,即整体超越的性质。英文前缀(构词成分)Meta-,意为整体超越,有在后,在外,在上之意,港台学者译为“后设”,即在后设定。近代有新兴科学名词“元逻辑”、“元语言”、“元理论”、“元科学”等,其中的元(Meta),即是此意。元墨学(Meta-Mohism)一词的意义仿此。新墨学在主体、主题、方法、语言、层次和功能等方面,与先秦墨学有不同的元性质。

1、主体。所谓主体,即研究者,谁来研究。先秦墨学研究的主体,是活动于前五世纪的墨子以及活动于前4至前3世纪的墨子再传弟子。他们是跟儒、道、名、法、阴阳诸家并列的先秦诸子中的一家,适应战国时代的社会需求,代表平民阶层的利益,有强烈的派别性和战国的时代局限性,亟待今日新学人去粗取精,批判继承,发挥发展和总体超越。20~21世纪新墨学研究的主体,是近现代学者,如梁启超、胡适等。新学人适应20世纪以来中华传统文化前进转型的新方向,新契机,以弘扬中华学术为使命,倡导振兴中华,民族复兴,迎头赶上世界进步潮流,对古代墨学进行创新式的研究。

2、主题。先秦墨学研究的主题是墨子及其后学对战国时代课题提出的应对答案。墨子周游列国,弟子问对四方诸侯说些什么,墨子脱口而出,说出尚贤、尚同、兼爱、非攻、节用、节葬、非乐、非命等十项主张。墨子叫做“择务从事”,即选择当时社会最需要解决的政治、伦理、经济和战争等问题。墨子后学在《墨经》中总结当时生产、生活中普遍存在的科学、逻辑和人文课题的认知。当代新墨学研究的主题是适应全球化、世界化新时代的新课题,从墨学中寻求思想资源和启发借鉴,推动社会进步和文化建设。如果把新墨学比喻为艺术新品,则古代墨学就是新墨学艺术新品的原材料。

3、方法。先秦墨学的研究方法是古代哲学和名辩方法。如墨子的经验论,墨子后学的“辩经”(鲁胜语)。而当代新墨学的研究方法是古今中外全人类几千年积淀的科学哲学和逻辑方法,其强劲有力和犀利无比的程度,是墨子及其后学的古代哲学和名辩方法所无法比拟的。

4、语言。先秦墨学研究的元语言工具是古代汉语。古代汉语本来文字简练,语法特殊,而《墨子》特别是《墨经》的语言,更为佶屈聱牙,素称难读。终生从事校注《墨子》大业的清末著名古文字学家孙诒让,在《墨子间诂·序》、《总目》和《与梁卓如论墨子书》中说,《墨子》在先秦诸子中最难读,《墨经》在《墨子》中最难读,几于“九译乃通”,学者“罕能尽逮”。这是《墨子》语言工具艰涩难懂状况的真实写照。新墨学研究的元语言工具是标准规范的现代语。现代学人的工作是经过创造性诠释,把今人难以接受的墨子及其后学的特殊古汉语,变质转型为通顺优美的现代语,使现代广大读者都能读懂应用。

5、层次。先秦墨学是战国时代课题第一层次的元研究,如墨子的“兼爱”、“非攻”等十大论题和论证,《墨经》的科学、逻辑和人文思想。新墨学是第二层次的元研究。如20~21世纪以来,按照现代科学知识和分类方法,对墨学中科学素材的精辟研究,两个版次的《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墨学诸辞条的释文,以及许多优秀的新墨学研究论著,均可视为范例。

6、功能。先秦墨学的功能,是先秦时期意识形态和文化的组成部分,为当时的平民阶层谋利益。新墨学的功能,是现代意识形态和文化的组成部分,为推动现代社会进步和文化建设服务,为现代人类谋福祉。

三、新墨学时代同行

新墨学与时代同行,与世界同行。20世纪以来的中国,伴随现代化和世界化的进程,新墨学研究进入与战国至清代本质不同的发展阶段。从战国至清末的古旧墨学,已经随时代发展而终结,由适应新时代需要的新墨学和元墨学取代。“新陈代谢是宇宙间普遍的永远不可抵抗的规律。”③墨学研究自20世纪以来,经历一个除旧布新,革故鼎新的前进发展过程,这是不容忽视的一个客观历史事实。

新墨学与时代需求的对立统一,是墨学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源泉。梁启超1904年在《新民丛报》连载《子墨子学说》,开宗明义就说,今欲救中国,“厥惟墨学”,要“学真墨”。梁启超在附录《墨子之论理学》中,列举假言命题的例子是:“假使今日中国有墨子,则中国可救。”

为推动今日中国社会的进步发展,建设文化强国,必须汲取全人类至今积淀的先进文化成果,包括汲取中国五千年文明成果和思想文化资源,富含科学和人文精神的墨学自然不应排除在外,理当倍加关注。

跟新时代社会发展和文化建设的过程相适应,新墨学研究处在可持续发展,不断变质转型的活动过程中。例如,近年在中国成功举办了多次国际墨学研讨会,研究成果汇聚为《墨子研究论丛》、《墨学与现代社会》、《墨学与和谐世界》等,收入数百篇文章的作者,即研究主体,是活跃于当今学界的海内外学者,是与战国墨家完全不同的人群,是有质的区别的不同学术共同体。

古今时空条件不同,时代特征,社会背景,人们的语言、文化和知识水平,世界观和方法论等,均不可同日而语。纵观历史长河,墨学研究随时代特征和时空条件的改变,自身处在不断脱胎换骨,变质转型,推陈出新的过程,实有客观必然之理。

从研究的主题和对象而言,时代和社会发展所需要解决的问题,已不完全是战国时期墨子所强调的各种社会急务,而是带有新时代特点的全新课题。上述近年成功举办国际墨学研讨会,研究的主题和对象,就是从墨学中汲取为现代社会进步和文化建设服务的思想资源和启发借鉴。

就墨学研究的方法论而言,20世纪以来新墨学研究的一个重大特点,是跟国际接轨,运用先进的古今中外思想文化比较研究的科学方法。所谓古今中外思想文化的比较研究,就是古今中外文化的互据互释,即互为根据,互相解释,其中必然包含“以中释西,以西释中”两个方面。只有通过古今中外文化的比较研究,才能真正把握中国传统学术的准确含义和深层蕴涵。比较方能求真知,认识本质。事物本质,通过事物相互关系的阐明,异同特征的比较,才能清楚显现,确切认知。

梁启超说:“凡天下事,必比较然后见其真。”④胡适说:“只有那些在比较研究中(例如在比较语言学中)有类似经验的人,才能真正领会西方哲学在帮助我解释中国古代思想体系时的价值。”⑤贺麟说:“我们不但可以以中释西,以西释中,互相比较而增了解,而且于使西方哲学中国化以收融会贯通之效,亦不无小补。”⑥

正确运用比较,“以西释中”(据西释中)不等于比附。比附是拿不能相比的东西勉强相比。有人错误地把“据西释中”等同为“比附”,加以批判,是不科学的。“据西释中”本身并没有错,错误是发生在具体运用时,所选择根据错误,或解释错误。“据西释中”可对可错,并非必然错。

近现代比较研究科学方法的运用是一个由低级到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由抽象到具体的认识和实践发展过程,其中的经验教训,成绩缺点,应该实事求是,正确总结,不能因噎废食,以偏概全,否定一切,走向极端。

不正确地“据西”,就不能恰当地“释中”。正确“据西”是恰当“释中”的必要条件。钱临照、沈有鼎精通西学,“据西释中”,确解《墨经》的光学、力学和逻辑。冯友兰懂西方哲学,“据西释中”,写出《中国哲学史》。胡适懂西方逻辑,“据西释中”,写出《先秦名学史》。

没有“据西释中”,就没有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没有中国的革命和建设,没有中国的现代化振兴和民族复兴。“据西释中”是中国和世界历史所决定的客观必然进程。在古今中外的哲学文化义理之间,我们的使命和任务是联系沟通,融汇渗透,不是割裂分离,人为对立。

马克思说:“人体解剖对于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低等动物身上表露的高等动物的征兆,反而只有在高等动物本身已被认识之后才能理解。”⑦现代科学和逻辑学是全球化进程中,从国外引进的客观普遍真理,对全人类的实践和认识都普遍有效,是研究墨学的有效工具,是剖析古墨学猴体,开启墨学之锁的合用钥匙。系统、发达、完善和典型的西方科学和逻辑,作为研究墨学的正确方法,具有现实的可能性、必然性和合理性。

《诗·小雅·鹤鸣》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借西方科学和逻辑之石,治墨家科学和逻辑之玉,更能彰显墨家科学和逻辑的本质、价值和意义,促使墨家科学和逻辑的现代转型,打造为现代人可用的思维工具。《荀子·正名》说:“凡同类同情者,其天官之意物也同,故比方之疑似而通。”人类具有同一本性,同一认识器官(眼耳鼻舌身大脑),面对同一世界,必然拥有同一科学和逻辑。

现代有识之士,发现墨学中有符合新时代需要的科学和逻辑,是建设新文化的宝贵资源和启示借鉴。战国墨学,特别是《墨经》的哲学、逻辑学、科学和人文学知识,原来所用先秦古汉语和《经》与《经说》的奇特表述方式,艰涩难懂,不经专门解释,今人难以接受。今日研究者在现代学术素养和专门知识的基础上,对战国墨学精华,进行创造性诠释,把古旧墨学的朴素原始状态,改造转型为现代人易懂能用的学术新品,是时不我待的神圣使命。

在以和平发展为最强音的新时代,墨学日益显示其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普世价值。时代呼唤新学人新墨学的新研究,期待产出更多新成果,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推动社会发展和文化建设的伟大事业中发挥更大作用。 

注  释:

①梁实秋.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A].秋室杂忆[C].台北:传说文学出版社,1978.93。

②方授楚.墨学源流[M].北京:中华书局,1989.220。

③毛泽东.矛盾论.毛泽东选集合订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8. 297。

④梁启超.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M].饮冰室合集第1册文集之7,中华书局,1989.2。

⑤胡适.先秦名学史[M].上海:学林出版社,1983.2。

⑥贺麟.哲学与哲学史论文集[M]. 北京:商务印书馆,1990.269。

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108。

参考文献

[1]任继愈等主编.墨子大全[M].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

[2]孙中原主编.墨学与现代文化(修订版)[M].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7。 

[3]孙中原.墨学现代化、新墨学和元墨学[J].哲学研究,2006,(1),42-47。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鲁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4018307号-1
主办单位:中国墨子学会 滕州市鲁班研究会 电话:0632-5266701 地址:山东省滕州市塔寺街78号 E-mail:tzmzyj@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