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研究成果
 

墨学和日本的紧密关系

作者: 来源: 日期:2016/12/30 浏览量:
 

文章来源:《墨子研究论丛(十一)》作者:廖理纯

尽管总共去过日本只有20天,但由于一直在内蒙古包头市南面的恩格贝地区义务种树,所以也是遇上过很多日本志愿者。从表面上看,日本太像中国人了,以至于有一次在国外看日本电视以为是在中国。日本人同我们一样都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但在接触和共同劳动之中,感觉日本人还真是同中国人有很大不同,这种不同不在于肉体,而是文化的不同罢了。

说到文化,我们翻开历史,中国历史上有无数的文化巨匠,而日本历史上却一个都没有。日本古代历史没有文化巨匠的事实说明他们今天的文化很有可能就是舶来品,这种舶来品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不可能来自于埃及、波斯、印度这样的遥远远方,而一定是来自于日本身旁的泱泱大国——中国。到此,我们的疑惑就是,日本到底抄的是中华诸子百家中的哪一门学问?

经过比较,日本这种“口头上讲义理,实际上多武士”的文化特点绝对不是儒家可以带来的,儒家文化培养不出来战士。而只有中国的墨家文化符合这样的特点。经过分析和考证,日本的文化根基就是中国的墨家。下面我们也看一下日本文化同墨家文化的关系。

1、墨家讲节用、节葬和非乐,墨学十论中的这三篇的本质就是在足用的前提下节约社会财富,为后人留福。我们可以看到日本也是个不浪费社会财物的国家,日本的饭桌上基本看不到剩菜,没有将大量的财物伴随逝者埋入地下。

2、墨家非命,认为通过人的努力完全可以带来进步,同时墨家讲的这种努力是“强力从事”。而我们看日本对此继承得还不错,日本人的工作态度和认真程度是举世周知的,在日本无论位置上下,干活相对其他国家比较显得更加不辞辛苦,甚至加班都不要加班费。

3、墨家讲层层尚同,最后尚同于天子,这种尚同是一种下对上的一种服从。通过尚同一个国家就可以成为一个整体。日本自下而上的那种对上级和天皇的忠于不就是尚同吗?在战争期间,整个日本对外打的就是整体战,在日本少有类似我们的阶级的概念。

4、墨家讲尚贤。墨子的尚贤不仅表现在“贤者居于上”,也表现在对英烈的一份尊重。我们当今尚贤的一个重要场所就是人民英雄纪念碑,而在日本的纪念碑是在神社。当今日本的神社数量巨大。

5、墨家讲祭祀,讲天鬼。这是很多学者不赞同墨家的原因,因为这样的方式在当今的我们看来就是迷信。而让我们吃惊的是,日本在科学发展到如此地步的今天仍然有大量的祭祀活动,仍然在“敬天事鬼”。难道日本人这样做都是迷信吗?答案应该是否定的。我们今天可能已经不知道“天”和“鬼”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懂得祭祀在文化建设中的独到意义,但日本却仍然按照墨家的方式每年在神社举办大量的祭祀活动。

6、墨家非儒。日本近代的很多文章里面也都谈起中国的儒教到日本之后都跳海自尽了,因为忠于整体的日本人可以发现儒教深层中有不忠甚至反叛的内容在内。

7、可能对于日本不可能是墨家的一个论点就在于非攻和兼爱了,这实际上来自于我们对非攻和兼爱的理解与墨子的不同。实际上墨子兼爱的本意是对天下(天子统治区域内)的人要去爱,而对于蛮夷则是不一样,因为其不属于兼(整体),不是整体的一部分。非攻也是非当时的没有意义的国(当今省的级别)与国的之间的内战。对于天下之外,墨子采取的态度应该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墨子对天下之外的蛮夷之地的进攻用的字是“诛”。

8、墨家讲科技。当年墨子可以做出木质的风筝在天空上飘上一天,墨家做出了包括连弩机在内的无数当时高技术的攻防武器,甚至在墨经中有小孔成像的原理,这都是让后人无比惊叹的。我们知道日本也是讲科技的国家,对此我们无需赘述。

9、墨家讲准备。我们可以看到的墨家所言:备城门、备高临、备水、备突等说法突出的概念就是准备,其中体现了墨家居安思危的意识。日本也是一直在奉行墨家的准备方针,其几十年从中国进口优质煤之后装入最好的钢材做成的集装箱沉入近海的原因就是在为未来的战事做能源和材料的准备。其核电站之所以用二代技术就是为了做出核弹的材料钚。

10、墨家对人口的认识也是不同一般。墨子认为的倍国的概念就是人口的增加。包括韩非子的很多大家认为,人口多会要求的物资多,吃的食物多。对此,墨者的观念是尽管人会有一张嘴,但还有两只手,只要两只手的创造的物质比一张嘴消耗的大,就是人多力量大。墨家因此在鼓励人口的增加。同样,我们可以看到只有我们几十分之一领土的日本,尽管已经有了1.3亿人口,但他们至今也是不讲计划生育。

当年的秦国用墨法无疑现在已经是定论,秦国当年就是凭着墨家带来的战士精神统一了六国。日本与秦国太像了。从《菊与刀》这本书我们可以看到,日本皇室之花是菊花,而秦朝最崇尚的花就是菊花,现在当年秦国的国都咸阳有持续了两千三百年以上的每年的菊花展;日本人对“是”的说法是“哈伊”,现在陕北还有这个发音,这个发音就是汉字的“解”;墨家带给秦国的官位次序是伍、曹、尉、佐官、将,而日本的军官的次序竟然也是军曹、少尉、大佐、将官;日本剖腹自尽的方法也同秦军一样,日本在剖腹的同时背后的介错人就是要将勇士的头颅砍下来,这与韩非子说的“秦军头剖腹”完全一致;地道战里面描绘的日本人听地下声音的办法都是同墨家说法一致……日本的羽田首相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他的本来姓氏就是“秦”。日本就是秦的延续。

而正是秦灭六国之后的几面殖民开拓,在鬼谷子学生徐福的带领下,军队、武器、百工、人口都被带到了东面隔海的三神山(日本的别称)。而从出土的秦简看,当时按照秦国的严格法律,任何大的行动背后必须要有监军,就像北方攻击匈奴的30万秦军的监军就是秦王朝的太子扶苏一样,这位东渡日本的徐福的监军就应该是秦始皇几十位孩子中的一位,他应该就是日本的开拓者——神武天皇。

最后要说一句的就是:儒教有其积极的一面,但无疑各门学问之中也有需要发展的一面。谈墨家和日本的关系不是为了褒奖日本,而是用日本来说明墨家,从而使我们更加明白墨家的思考。尤其在当今中华复兴之时,我们亟需用正确的文化和理论治国,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但其中有精华,也有糟粕。如果搞不好,我们还有可能回复历史中多次亡国的命运。因此我们在继承和发展传统文化之时必须辨清中华传统文化之中的糟粕和精华,以使中华有更加美好灿烂的未来。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鲁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4018307号-1
主办单位:中国墨子学会 滕州市鲁班研究会 电话:0632-5266701 地址:山东省滕州市塔寺街78号 E-mail:tzmzyj@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