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研究成果
 

关于“乡村记忆”背景下传统建造工具传承利用的思考

作者:姜波 来源: 日期:2019/4/1 15:15:58 浏览量:
 

一、山东传统民居的构造类型

山东传统民居的构造类型因其地域特点的不同,各地又具有不同类型。由于山区占到山东省域面积的一半以上,山区石料资源丰富,因此,以石材墙体承重的木屋架体系在山区传统民居中占有很大比例;鲁西北地区为黄河冲积平原,适应这种特点的平顶房屋在这一地区有广泛分布;在鲁西平原地区,以土坯为主要材料的建筑则较为常见,其结构形式为砖柱承重,平梁直接架在砖柱之上,四周土坯围合墙面。这种慢坡平屋顶民居构造,简单却厚重敦实,适合鲁西气候;江南地区的穿斗式结构在山东也有发现,证明了山东曾经为南北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同时,山东作为中国北方开埠最早的省份,近代以来,开埠城市数量在全国位于前列,民居建筑也受到西方建筑的较大影响,不同国家带来的不同结构形式,也直接影响到了山东的近代民居结构体系。[1](图1)

山东传统民居具有北方民居的典型特征,其建造风格浑厚、粗犷、敦实又不失精细。山东民居的各类构造,以传统抬梁式结构为主,与平顶房的平梁和墙体承重形式并重,近代西式木桁架结构发达。北方传统民居典型的抬梁式构造在山东分布广泛,山东大部分丘陵山区及传统城镇的民居几乎都采用抬梁式结构。

抬梁式是山东传统木构建筑的主要构造形式,这种木构架的特点是按照房间的开间立柱,沿房屋进深方向架数层叠架的梁,梁逐层缩短,最上层梁中间立小柱,与檩条和椽子共同形成三角形屋架。这类民居结构历史悠久,工艺相对复杂。因山区石料资源丰富,交通不便、耕地较少,故山区民居很少使用粘土制造的砖瓦构件。因此,以石材墙体承重木屋架体系的传统民居占有很大比例,石材在山区民居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家境富裕的住户全部以方条石砌,勾灰缝,表面抹纸筋石灰;一般住户窗下墙体砌以条石,墙角、屋架处条石砌石柱,而其他墙面则以乱石填充;家境差一点的,只用整石砌筑墙角和柱子,其余部位均用乱石堆砌。鲁南山地丘陵地区盛产页岩,屋顶屋檐都由石板铺成,也因此形成了独特的石头房,这类石头民居由于墙体承重较好,故屋顶结构相对简单。

在鲁北、鲁西平原地区,土坯房在改革开放前一直是当地农村最流行的建筑之一。土坯房建筑材料主要选用麦草、黄土、秸秆等农村常见资源,工序也比较简单。由于周期较长,强度低,造价也极低,所以山东平原地区的人们都选择以土坯房为主。土坯房有两种建造形式,一种是完全的土坯做成,另一种是夯土建房,过去富裕人家采用一种更耐久的建筑方式,就是外墙是砖,内墙则用土坯子做成,因为土坯房冬暖夏凉,所以住起来非常舒服。土坯房的使用周期一般在20年左右,维护好可以更耐久。[2]

过去威海沿海一带耕地很少,交通不便,因此烧砖瓦的窑厂也少,砖瓦也贵,海草就成了经济实惠的建房材料。胶东沿海民居是石砌墙,墙体承重,墙上架梁,梁上铺檩条,檩条上铺一种高粱扎的笆,苫匠把笆从房顶中间向两边铺下来,然后在笆上铺一层和好的泥,再在上面苫海草,每年的台风的季节,苫匠都要在房屋山墙的两端加固海草房顶,日积月累就形成了两面高中间低的厚厚的海草房顶。

 

    二、山东传统民居的建造工艺及工具

    山东传统民居虽然类型很多,空间布局、建造技艺、细部装饰也都各具特色,但传统工匠和北方传统工匠大致相似,分为石匠、木匠、瓦匠、苫匠等。每个地区由于房屋结构、民居所用材料的不同,工匠亦有所侧重,故各地木匠、瓦匠、苫匠的建造技艺也不尽相同,山区建房以石匠为主,平原地区以瓦匠为主,各地的建房工具也因此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特征。[3]

在山东,由于传统抬梁式民居用材量大,技艺复杂,因此,传统木作技艺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从明清时期遗留的传统民居梁架上,我们就可以看到木作类艺术题材的广泛性和丰富性。而在过去抬梁建造过程中,匠是最重要的人物,也是整个民居建造的总头。过去,民间建房的房屋梁架、门窗掌尺等大小木作都由木匠总体负责。他掌握整个建造的过程、价格、时间和各个工种协调以及与主家的沟通等。

近年来,我们通过采访健在的优秀木作工匠,并对一系列的传统建筑木工工具进行调查、记录、整理,从而对山东木匠所常用的工具如锯类、凿类、刨类、斧子、尺规、墨斗等有了初步记录。由于这些工具木匠还有使用,所以相对其他工匠工具的保留较为完整。木作类工具大多来自于民间,由工匠自己制作,制作要求方便使用即可,因此造型风格各不相同。就造型风格而言,山东工匠制作的工具简朴实用,不同于南方工匠和山西一带工匠所做工具的精美、细致,这也是山东民居纯朴面貌的直接反映。(图2)

山区民居是山东重要的民居类型,山东各地工匠在长期建房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石作经验,因此,石匠是山东极有特色的工匠,也是整个山东民居建造中劳动强度最大的工种。山区石匠有粗匠和细匠之分,他们在建筑构件制造中各有分工。粗匠要把山上的石头采切成大小长短不一的原料石,细匠一般是在山下对原石进行打磨雕刻,砌墙的石块、墀头、卡门石、门枕石等全是由细匠用钢钎、锤子、斬子等一点点凿刻出来。一般来说,山东南部沂蒙山区的石匠,擅长垒墙粗加工;鲁中山区的石匠,擅长雕刻细活,尤其是济南章丘一代的石匠擅长雕刻。(图3)古老的石匠手艺代代相传,形成了独特的济南民居石雕风格,其石雕种类繁多,其一是浮雕,做法是在石面上浅雕图案或花纹,主题以表达吉祥、平安、富贵为主。其二则表现为石雕构件,如石雕的入口雨棚、水溜子、抱鼓石、栓马石等石制建筑构件。相对于粗匠,细石匠常用的斩子、錾子类型就比较多,钢口也比较好。而章丘自古就是铁匠之乡,悠久的冶铁历史也为章丘一带的石匠的技艺提供了保障。(图4)

瓦匠在山东民间工匠中,一般负责民居建造中的墙体砌筑、屋面铺瓦等泥瓦活。传统民居使用的灰砖、灰瓦,是山东民居建造中历史最久、运用最广泛的一种建房材料。虽然各地民居都以利用当地自然材料为主,但使用砖瓦的范围最为广泛。因此,瓦匠在匠工种类中也占有重要地位。瓦匠一般是从建筑工地的小工开始学习,积累了一定的现场经验后,就可以担当瓦工,这与木作匠师师徒传承的技艺传承有所不同。

过去,章丘一带有许多小煤窑,开采历史悠久,火坯烧完后的渣灰就成了独特的建房原料。首先把渣灰碾碎,按2:1的比例把渣灰和石灰混合,加水搅拌后形成渣灰膏,然后进行脱坯,制成坯块。这种“脱塈”的工具极为简单,一般是方形的木条框子,尺寸大约30厘米见方8厘米厚,后来也有铁板制成这样塈模。用脱塈石灰坯砖砌得灰渣砖墙,经久耐用,再经风吹雨淋后的风化作用,整个墙面愈加密实,房屋更加坚实耐用。被当地人称作的石灰坯子墙,是20世纪70年代之前建房的主要材料。(图5)

苫匠是山东民间特有的一类工匠,其技艺主要体现在胶东海草房的建造上。胶东海草房以荣成石岛、俚岛、西港、大鱼岛一带的海草房最为著名,胶东沿海的海草房虽然也需要木匠、瓦匠配合才能完成,但其建造过程中的诸道工序以苫海草最为重要,而苫匠即负责屋顶海草的苫盖。人们一般都会请那些代代相传、具有丰富经验的“苫匠”,帮助建造海草房。苫海草虽然也是一个技术活,但所用铡刀、挑竿、拍耙、筢子等工具极为简单,挑杆就是一根3米左右的竹竿,可以把海草准确地挑到屋顶,拍耙和山草房相似,其他工具也基本通用。经过苫匠苫过的屋顶,可以保持百年不漏。(图6)(图7)

鲁中南山区的民居建造所选用的材料,可以用“石墙基、石墙身、木构架、草屋顶”概括,主要做法是用天然石材砌筑的墙体为主要承重墙,上架木梁架,梁架上是茅草。铺草顶是一件技术性很强的活,包括轧草、上草、传草、铺草等几道工序,需要几个人很好地配合。轧草即对整理好的黄白草进行分轧,根据尺寸需要,将长草分切为一米左右的草捆。这个过程需要两个人的密切配合,一人扶草一人持刀,节奏张弛有致,工作效率才会很高。接下来是上草。由一名建造工匠将捆扎好的草捆抛至屋顶,这对臂力体力的要求较高。屋面作业的工匠将草叶均匀地铺设在屋顶,铺草的重要工具是拍耙和挑杆,拍耙为长方形的木板,后面有把手,把铺好的草拍平排齐。这一步骤极为关键,据说,经好的工匠苫好的山草房顶,可以保持六十年不坏。维修时用挑杆挑出腐烂的山草,换上新草即可。(图8)(图9)

鲁西土坯建房在山东有着悠久的历史,所用土坯需要专门的塈挂子脱塈,之前要选好粘土,然后用麦壳或杂碎的草混在一起混合成泥,要注意泥土的湿度,不能太干,也不能太湿,以湿能脱得出,干能立得住为度。塈坯脱好后要晒干,备用。垒墙时用同样的稀泥粘合剂垒砌即可。过去,胶东一带民居火炕也用土坯,只是土坯规格要比“炕塈”大得多,所用的是一种“大塈挂子”。(图10)

 

 

    三、面临的时代背景及现状困惑

近年来,山东省加大了对传统村落的保护力度,传统村落的保护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自2014年,山东省开始实施“乡村记忆工程”,在第三次不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的基础上,深入摸底,选定一批具有浓郁地方特色、具备农村传统文化特征的古民居、古村落、古街巷进行保留、保护和维修利用,结合生产用具、生产生活遗物遗迹的展示,形成集乡土建筑和乡村民俗为一体的综合性、“活态化”的乡村博物馆。至2015年6月,山东又公布了两批省级传统村落名单,并出台一系列政策支持省级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截至2015年,在住建部等部委公布的前三批2555个国家级传统村落中,山东共有37个村落入选,2014年开始这些入选的国家级传统村落陆续获得国家财政支持进行修复,山东省财政更是筹集资金,加快推进传统村落的保护力度,在这样轰轰烈烈的传统村落的保护活动背后,也出现了很多值得深思的问题。[4]

目前,山东传统村落虽然均具有悠久历史,但建筑环境、建筑风貌、村落选址等有很大变动,遗留下的庙宇、宗族祠堂、民居建筑都有不同程度的老化破败,一些山东传统村落特有的历史构筑如圩子墙、卵石街巷等古迹传统修复工艺失传。更严重的是传统工匠和传统工具的缺失,因此,在此背景下,在传统村落的修复过程中也出现了种种与传统民居风格不一致的问题,地域建造特色不断丧失,这使古村落的修复面临着严重危机。目前对传统木工工具的研究尚属薄弱,过去无论是石匠、瓦匠还是木匠、苫匠的手艺都是靠师徒传承,而这样的传统传承方式上世纪八十年代已开始消失。据我们在全省所做的调查,目前大部分工匠已不再从事传统建造工作,加上传统工匠文化水平不高,传统工具也逐渐失去使用价值,甚至连过去工具的名称也被逐渐遗忘。传承工具的传承与利用,面临失传绝境。(图11)

 

四、台湾及国外的传统建造工具使用的案例

 2010年,法国遗产保护组织REMPART开始和中国合作,邀请同济大学阮仪三城市遗产保护基金会委派同济大学师生到法国进行遗产保护的合作培训,REMPART基金会为同济大学师生提供专业的历史建筑修复学习和实践,一方面通过参观了解当地的文化遗产及历史保护状况,另一方面让师生用传统的修复工具亲自参加当地历史建筑修复的实际工作。2011年和2012年法国REMPART遗产组织的训练项目在法国著名历史古迹库西堡展开,这座建造于中世纪的古堡位于法国巴黎北部120公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遭到德军破坏,从1976年开始,REMPART就对库西堡进行持续保护。笔者于2012年曾参与修复了其中的一个城墙,这个修复工作除了垂直运输以外,基本都采用中世纪的手工建造方法,包括每一块石头的具体打磨。法国REMPART遗产保护的修复实践,启示所有的历史建筑的修复都要尊重历史,而尊重历史的一项具体表现就是使用历史上传统的建造工具。(图12)

近50年以来,在国际化和现代化的冲击下,台湾传统建筑的工艺一度也受到很大影响,但在学术界,传统建造工艺和工具的研究始终没有间断。[5]2013年,笔者应邀赴台湾成功大学客座,在建筑系馆楼下的地下室常年有木工师傅坚持传统大木作制作,对过往的老师同学来讲都是一种氛围的感染。(图13)(图14)在台湾金门,自2001年“小三通”以来,由于金门采取“观光立县、文化金门”的政策,加上金门“国家公园”的建设,金门的大批在两岸对峙时期遭到损毁的民居得以修复,故金门的传统匠司建造工艺得以传承和发扬,经过十几年的发展,金门的传统民居建造工艺和匠司的水准达到一个相当高的高度。而早年从大陆进口采用机械加工石雕的做法,引起当地文化学者的不满和业主的反对,已经被叫停。目前,金门县政府对所有的历史建筑的修复,都坚持由传统的工艺匠司使用传统工具及工艺进行修复,而这已成为目前金门传统民居文化保护中的重要工作。(图15)

 

    五、解决问题及办法——传统工具价值恢复和重建

    日本、台湾等地对东方传统木构建筑研究保护和利用,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尤其是日本对传统木工工具的研究,不仅有专门的研究人员,还出版了大量的研究专著。[6]而我们目前对传统工具的研究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对不同地域的传统建造工具使用存活现状也没有进行详细的调查。我国传统民居的建造技术虽然历史悠久,但传统建造技艺的传承主要依靠实践。目前由于传统的工匠缺失,面临后继乏人的状况。因此,前期主要对传统的建造工匠和工具进行大规模的摸底调查,对典型木工工具及传统工匠进行重点调查,对主要工具进行测绘,对主要工匠进行访谈,对相关资料数据进行采集与整理,对特色工具和技术进行挖掘,详细分析和考证配套的传统工具,介绍和传播传统工匠传承人,引起人们对传统工匠及工具的关注。让社会各界意识到传统建筑的优秀和传统建筑修复工作的价值,让更多的人乐于继承传统技艺和工具,盘活传统民居的建造工艺传承,使优秀的技艺工具得以传承和发扬光大。

中国特色的传统建造工具相传为鲁班发明,鲁班为春秋时期鲁国人,作为工匠祖师爷,他巧技制器,规矩立身,一生中创造了很多独具中国特色的传统木作工具。这些木工工具的发明使当时工匠们从原始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劳动效率成倍提高,而世代工匠形成的“道器合一”的工匠精神,[7]为中国传统建筑闻名于世奠定了技术基础。更是中国传统文化一张独特的历史文化名片。继承和发扬这些传统的工具研究,以传统手工工具展现传统建筑的工艺之美,弘扬悠久的“工匠精神”,不仅是“乡村记忆”下传统村落物质形态和非物质形态文化遗产保护的要求,也是承载中华民族传统文明的价值的具体表现,更是一个制造业大国走向制造业强国的必由之路。

 

 

参考文献:

1(日)《木工具使用法》原著者吉見誠述創元社昭和58720日刷發行

2(台湾)《臺灣文化資產進階講義叢書之四——臺灣傳統木匠工具講義》著者李乾朗

燕楼古建筑出版社 2011年12月

  1. (日)《民俗建築大事典》日本民俗建築學會編柏書房柱式會社  2003年6月

  2. 《山东居住民俗》山曼主编济南出版社   2006年12月

  3. 《第四届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研讨会论文集》  2014年 3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编

  4. 《中国传统民居类型全集》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编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14年10月

  5. 《鲁班文化研究论丛》王崇杰主编山东人民出版社  2015年6月

  6. 《山东传统民居类型全集》姜波著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15年10月



[1] 《山东传统民居类型全集》姜波著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15年10月

 

[2] 《中国传统民居类型全集》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编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3] 《山东居住民俗》山曼主编济南出版社   2006年12月

 

[4] 《第四届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研讨会论文集》  2014年 3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编

 

[5] (台湾)臺灣文化資產進階講義叢書之四——臺灣傳統木匠工具講義著者李乾朗

燕楼古建筑出版社 2011年12月

[6] (日)《木工具使用法》原著者吉見誠述創元社昭和58720日刷發行(日)

  《民俗建築大事典》日本民俗建築學會編柏書房柱式會社  2003年6月

[7] 《鲁班文化研究论丛》王崇杰主编山东人民出版社  2015年6月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鲁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4018307号-1
主办单位:中国墨子学会 滕州市鲁班研究会 电话:0632-5266701 地址:山东省滕州市塔寺街78号 E-mail:tzmzyj@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