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发明创造 >> > 建筑类
 

金砖

作者:李海珉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日期:2010/3/1 浏览量:
 

苏州寻常人家,置金砖于古朴的案几之上。

紫禁城内,乾清宫里,金砖墁地,光洁如镜。

孩提时代,我就知道了金砖。金砖实际上最早叫“京砖”。我的一位同学家就有这么一块,安放在特制的小桌上,小桌的抽屉里有毛笔、水盂和字帖,原来是他父亲让他练字的。毛笔沾了水在金砖上临帖,写了就干,干了再写,经济实惠,我真羡慕极了。青年时代,我来到了北京故宫,在太和殿、中和殿与保和殿内,看见那里墁地的全是金砖,不禁感叹起来。一位同行的老者说,“这些金砖,就是苏州人烧制的。”从此以后,我读书和外出,不时留意关于金砖的事。

苏州地处太湖之畔,土质细腻,含有大量的胶体物质,可塑性大,制成的砖非常有质量。金砖是最为精致的一种地面砖,大多在二尺二寸见方,厚度三寸左右。以苏州北郊的陆墓和昆山陈墓(现名锦溪)出产的砖最为上乘。因此朝廷确定苏州作为御窑,专为宫殿烧制金砖。据史书记载,明代朝廷派出了专职官员常驻苏州,监督制砖,清代不再派出专职官员,改由苏州知府及知事亲自督造。这样的金砖我见过不少,就拿我身边的一块来读一下吧。正方形,每边长72厘米,厚9.8厘米,侧面有三方硬印:“嘉庆肆年成造细料二尺二寸金砖”,“江南苏州知府任兆炯知事张虎文管造”,“大三甲袁彩彰造”。第三印的“大三甲”三字横排,并小于其它字体,那是砖的型号。金砖的制作非同小可,有年号、质料和尺寸,有监督制造的地方官员的姓名,还有具体制砖工匠的姓名,都明明白白地印在砖身上。

供奉金砖,皇命在身,陆墓、陈墓两地的窑厂自然不敢怠慢,尽心尽力,精工而细作。制成的金砖通过大运河运到北京的“京仓”暂时储存,等待运进宫殿铺地,因此有了“京砖”之名。又因为这种砖质地密实,敲起来有金石之声,京砖与金砖同音,后来人们的笔下就写作了“金砖”。
制作过程  严格细致

金砖的制作自有一套严格的操作规程。选土、练泥、澄浆、制坯、阴干等工序,道道都非常细致。翻阅宋应星的《天工开物》,我了解到它基本的制作过程,选的泥土是“粘而不散,粉而不沙者为上”。接着“吸水滋土”,—定要让泥上吸足水分。练泥也很关键,用人牵牛让牛蹄反复踩踏,直到踏成稠泥。做坯时,“填满木框”,“平板盖面,两人足立其上,研转而坚固之”。为了增加土坯的密度,竟要两个人站在木框上研压。成坯后,垒叠成撑,上盖草荐,经过一段时间的通风阴干,内外完全干透之后才能入窑烧制。

明朝在苏州主持制砖的官员中,有个工部郎中叫张向之的写过一本《造砖图说》,从中我看到了烧制的过程:“入窑后要以糠草熏一月,片柴烧一月,棵柴烧一月,松枝柴烧四十天,凡百三十日而窨水出窑。”烧制的要求非常之高。

金砖烧成后,初步进行加工,然后经几千里水路运送至京。铺墁时,工艺要求非常严格。先要砍磨加工,务使砖与砖之间严丝合缝,当时有专门术语叫“磨砖对缝”。一块砖有六个面,一般的方砖需要加工五个面,称为“五扒皮”,而金砖的六个面全部需要加工。铺墁有“细墁”和“糙墁”之分,明故宫三大殿大多采用细墁。根据《中国古建筑修缮技术》介绍,铺法具体而复杂。先将室内地面夯实,不得用泥,只能用干砂或者纯石灰,按设计的标高抄成略有坡度的平面,通常是里高外低,称为“泛水”。铺设时,必须先铺中间一趟地砖,砖缝与房屋轴线平行,铺砖趟数应成奇数,用砖块数应是偶数。如不得已,出现“破活”即是半砖,那么必须将半砖铺设在里端或者两端,门口和正中,一律使用整砖。这些铺地规矩,不仅成为审美的要求,更是古人认定的重要的“风水”,久而久之,又约定俗成,成为一种建筑文化的禁忌。

清代官书《上程做法》有规定,砍磨二尺金砖,每一工砍磨三块,墁地时每一瓦工,配壮工二人,每天铺墁五块。

从这里,我们不难想象,加工和铺墁金砖是一项多么费工费时的细致活儿,金砖铺好之后还有不少工序,比如要用黑矾水涂抹地面。这种黑矾水有固定的配方,用一种叫黑烟子的颜料,以酒或胶水化开,十份黑烟子混合一份黑矾,放入煮沸的红木刨花水中,文火熬煮成黑色胶液,趁热泼洒在墁成的金砖上。等金砖干燥后,再用生桐油涂刷地面。也有采用烫蜡见光法的,即以四川出产的上等好蜡熔化后涂于金砖,以竹片刮平刮匀,再使用软布逐一擦拭,直到地面墨玉似的光亮为止。

功能特殊  贵比黄金

光润如墨玉的金砖,踏上去既不滑也不涩,悦目而又赏心。金砖,还有一种特殊的功能,空气中湿度大时,内部的细微小孔会吸附多余的水汽;当空气干燥时,又会释放出贮存在里面的水分,对宫殿的空气起调节作用。居住在这样的空间里面,大大有益于身心的健康。

明清两代,金砖属于皇家专用品,出产于苏州,可是苏州的百姓就是无福消受。铺地不行,那就留它一块两块的派派其它用场吧。前文说到的练毛笔字、当洗衣板就都是,再就是当冰箱。金砖厚度大,吸水性强,质地冰凉,盛夏时节更有降温的奇效。苏州的寻常百姓之家,专门制做一个小方桌,金砖安置在桌面上,夏季,吃不光的饭菜就放在金砖上,罩上一个纱罩,放它一夜半天的,不会发馊,俨然天然的冰箱。

前年,再次踏上三大殿的金砖地面。我不禁想到,这里的金砖花费了古代劳动人民多少的时间、精力,多少的智慧、汗水和心血哪!金砖,真的异常金贵,跟黄金有几许差别呢?假如从这个意义上来理解,叫作金砖,又何尝不可呢!


Copyright © 2009-2017 中国鲁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4018307号-1
主办单位:中国墨子学会 滕州市鲁班研究会 电话:0632-5266701 地址:山东省滕州市塔寺街78号 E-mail:tzmzyj@163.com 技术支持:滕州信息港